时光的车轮,碾碎了昨夜的梦

文/枫子扣扣
  
  昔日的繁华,终究归于岁月的深处;时光的车轮,碾碎了昨夜的梦。不知今夜,能否寻回、哪怕是一丝气息、一份温存。
  
  一个爱好文字的人,总是悲伤的;一个喜欢在夜里写文字的人,更是无比落寞的。
  
  纷扰的红尘,乱了他的心。曾几何时,一个人静静的写着自己故事,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与人分享,也没有想过他或者她是否能读懂?写自己的心事,记录自己的青春,别无他愿,仅此而已。
  
  寒冬,霸占了世界,吐着寒气席卷了被窝。睡梦中的我被惊醒,蜷缩在一起,被子裹着身体。望着窗台,几日前还有几朵残菊。如今,只剩下光秃的身子,在寒风凛冽。不知,从哪儿来的小虫子,从花钵,爬上了孤枝,抬着头,望着远方。
  
  冬日,懒洋洋的爬了出来。它看见了这个小家伙,用它温暖的怀抱将它抱住。在它的眼里,透露着那夜里,花被雨打落的情形。我想,它真的没有哭吗?还是故作坚强,让枝不在那么思念。思念是一种药,让人心醉,让人迷茫。算了,不要去想,想那不会发生的事情。
  
  设置的“懒人”闹钟,在瞎想中响起。闹钟,是前几日设置的,因在林清玄的一篇散文中得知,这样我就不会睡懒觉了。不幸的是,几乎这闹钟对我没用。要么,赶在它前面;要么,它追着我也不动。哎,不禁叹:人之初,性本善;我之初,性本懒。
  
  一路小跑,领略着荒凉,数落着繁华。
  
  一直寻觅,曾经的记忆,那块仅有的净土。
  
  一直等你,在烟雨江南,属于你的地方。
  
  2014/11/29

上一篇:当爱情归于平淡-歆言文墨文学网      下一篇:粽香绕小楼,独在异乡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