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香绕小楼,独在异乡游

  谁家小院撩起了炊烟,和风打着转,倾诉着满心的思念。一缕缕粽香萦绕着小楼,开启了尘封的故事;一首首曲子抨击着心脏,在这个时节又把魂来勾。
  初夏已至,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几只鸟儿在蓝天下打着转。
  庭院里无心种植的荷花,也探出了头。不知从哪飞来的蜻蜓,一会在上头,一会在下头,画着圈圈。清晨,一抹阳光,毫不吝啬的将自己光辉,倾之露珠。一个个太阳孕育的孩子,享受着母亲的关怀。
  与往常一样,一个人出去闲逛,两旁依旧是一家家店铺,和来来往往的人。“卖艾叶咯,菖蒲啦”,几个小贩叫卖起来。这边的几位老婆婆也毫不示弱,随声附和起来。才想起,数日后,不就是端午吗?
  千年前,那个以身谱写的一曲悲壮的歌,依旧嘹亮。泪罗江上,一艘艘龙舟正在追赶,船桨激起的浪花拍打着两岸。心在翻滚,翻滚。
  虽然,离端午节还有几天,可是人们早已在准备过这个节日。一家人聚在一起,拉拉家常,谈谈心。一些商家,也打出了招牌,摆上了一系列新品种,准备大干一场。不由得走进了一家店,一个个穿着花衣裳的小人,在那里对我微笑。身上散发的清香,随风穿梭在大街小巷,传递着信息。曾几何时,每到端午前夕,母亲总会到外面采集一些苇叶。几斤糯米,几两花生,数粒花椒,便成了粽子的主要成分。母亲系着围裙,左手执着苇叶,将其卷成漏斗状。然后,将混合好的食材,装在里面,娴熟的卷起,用自制的麻线打结。一个小可爱的粽子,就这样在母亲的手下诞生啦。
  调皮的我,怎么能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好好玩一番呢!模仿着母亲的样子,也跟着做了起来。同样是包粽子,可是到了我的手里,却不是那么回事啦。还木有放完食材,下面卷起的洞,慢慢的流着。等不流了,准备完工之时,苇叶却破了。无赖的我,只好作罢。心想:看来老天都眷顾我耶。粽子,在热水里翻滚,一遍又一遍洗涤着心灵。
  粽子煮熟了,我左看看,右看看,终于挑出了一个胖男孩(其实都差不多)。脱去他的的青衣,只见白皙的皮肤,透着丝丝光泽。虽然,看着不忍心吃他,可还是一口咬了下去。好滑啊,好香啊!突然,冒出了一个捣蛋鬼,把我给麻舒服啦。不知何时,眼角处,却含着了几滴泪珠。
  随手挑了几个粽子,径直的往宿舍走去。阳光透过树隙,洒下落了一地。
  回到屋中,趴在窗台,静静地望着外面的世界。隔院的那个妇女,正忙着包着粽子,一群小孩围着她转呢!
  恍若,我闻到了飘来的粽香。那是家,是故乡。
  落笔于2014-5-24夜笔者扣扣:1056379816

【责任编辑:歆轩小凯】

上一篇:时光的车轮,碾碎了昨夜的梦      下一篇:梦想,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