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寨石

石缝中长满了野草,翠绿的藤蔓爬满了一块块条石,显得十分拥挤。用手扒开,一个个清新飘逸的字呈现在我的眼前。轻抚,似乎感觉到它们在隐隐作痛,倾诉着世间冷暖,岁月沧桑。

打记事起,便时常问父亲,为什么“垫江”没有江呢?父亲,摸着我的头说:“孩子,我们这虽无江,却有着世界最大的山寨式古城堡――鹤游坪。”父亲,此时脸上洋溢着自豪。当我提出要去看时,父亲脸上的自豪瞬间消散,我的问题也随之苍白。

门前的槐树,又抽出了新芽,绿叶在枝头吵闹。我开始查阅一切有关鹤游坪的资料。“鹤游坪古城堡位于垫江南部,紧邻长寿湖。鹤游坪古城堡周长105公里以上,大城堡内又有几十个小城堡……”我跳了起来,喜的是原来我一直就在她的怀里。悲的是我却没有见到什么寨子。失落的雾霾死死地笼罩,希望的曙光又在何方?

呆呆的靠着槐树,不时地鸟鸣掩不住内心的悲伤。父亲走过来,便说带我去个地方。迷惑的目光跟着父亲。

自行车座上,风夹着花香不断扑面而来。路边的野草、无名花沐浴着春日的阳光。不一会,山坡上稀稀疏疏的条石,夺取了我的目光。显然,他们并没有天然石头的粗犷,却散发出不一样的韵味,向世人说着什么。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到了一处寨门前。我惊叹,如此宏伟的寨门。靠了上去,厚重的历史感,爬上了心房。

走进寨子,稀疏的几间老房子,无声地落在那里。一只小猫在屋顶爬来爬去,巡视着什么。院子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奶奶坐在椅子上,旁的一条小狗正躺着享受这阳光呢。我的到来丝毫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冒昧的问起鹤游坪,出乎意料的是:她向我讲诉了一个个关于它的故事。人们合力筑寨,众人抵抗外贼……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浮现在我的面前。恍若,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拿起铁锤,钢钎,一锤锤的打进崖上的石头,一块块条石从我的手中走出。模仿着工艺人的技法,将历史镌刻、将人生百味印在时光的河流上。

至此以后,遇见人总管不了自己向他们讲诉关于她的故事。时常在梦中,看见完整的寨群,里面的人安居乐业,世代繁衍。可是,醒来之时,梦早已支离破碎,现实的她却是尸横遍野,唯有断壁残垣。

如今,我再次顺着那条熟悉而陌生的道路,踏着历史的脚步向她走去。去寻觅几百年的沧桑岁月,去寻觅灵魂安放的故土。

曾经,那位一次次向我讲诉故事的老奶奶,已经作古。坟墓就在寨子旁。生前守护,死亦守护。

曾经,坐落在寨子中的几间房子。成了蜘蛛觅食的好去处,不少鸟儿的爱巢。猫儿的影子还在屋顶上乱窜呢。

曾经,傲立的寨门,硕大的条石,似乎经不住时光的打磨,被拔掉去了一层层皮,看得见血液在不停的流淌。

站在一块寨石上,望着大好山河,旧迹清晰可见,繁华犹如昨天。此刻,幻想重修她的想法已不再是那么重要。不远处,人们挥着锄头,一锄接着一锄翻开着历史的新篇章。

山风夹着青草的味道,不停朝我吹来,藤蔓仍在蔓延......

山野里寨石沉默了,沉默在历史的云烟里、纷扰的尘世中。


上一篇:在最清浅的禅意里,等你      下一篇:素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