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窗

文/南宫冰儿

 

十里长风,万般自在,将一绪心语托付秋风,独自,放空一念,拥一本诗书入怀,倚靠在素窗上,深锁高阁的心事,允沉一个人的执念,同文字共诉清欢,将时光织缀在人生的锦上,描摹出花朵般的光阴。

一个念旧的人,总是于清风徐徐中收捡往事,装帧成册,不悦时总会拿出来放在双膝上轻语花事,任指尖的诗意汩汩流动,任流光的寂寥独自纪念,用如歌的季节打量这一隅清简的风景,迎窗而坐,与风对酌,绾几缕青丝浅香依旧,素心如昔。

     一念之间,一念执着,罢却几人执念?或许红尘陌上,走过一程山水,都会相遇一人与你做伴,你弄抚素琴,我翩跹独舞,望足下清流,我倚河弄发,念君一生情愫,飞蛾扑火也无恙,思念不朽,素窗顾盼,桃花泛泛,添一盏檀香,酝一席思念。

     小城幽径,竹林葳蕤,江南青石板间,撑一柄油纸伞,朦胧了视线,细雨淋漓酣畅,落了一地的心碎,林花谢了春红,只是走得太匆匆,路遇的每个人都只是陪你走了一段旅程,然后消陨了人和事,我轻推素窗上的尘土,言愁殇,抚我伤,凭时缭乱,倚窗酣睡。

     我素笔一着田间的阡陌,野草为诗,随处一走,信步其中,眼睛清澈明眸,手指触摸一身温婉,蛙声片片,蝉鸣四起,邂逅一池静水流深,将素日的烦闷一一叠好,系上长线,放逐前尘,静拥虔诚,感怀孑然时光里的闲适,也许,路走一半,路遇幽居在空谷,门旁种着一页春天,蔷薇爬满了心口的素窗,绕过花枝,去时如诗如行。

     累心时添一点禅香,端坐当中,面向窗口,菩提子在手中来回轴承,打磨着一个清凉的人,将一朵心莲盛开着,把风骨种在字里行间,许一世静好,与人交友儒雅,撷下一帘浅香依旧,整个屋子都迷漫着你味道和气息,浮生若梦,终将铅华洗净,心若明窗,愚人一点也好,南城旧事思量。

     落叶为秋,秋心锁愁,无人可知,无人可会,终成病患,积郁成伤。明知是火,还不知所错,来时的路太漫长,已不敢回望,听你轻轻唱响这一首短歌的微吟,纵它难长,音容都在曲子里凋落,子语你来时纯真,而今难以接近,我却不语,因为回不去的都是当初的清商,一步一步不敢回望,给过往一个注解,把所有的记忆都给晾干。

     一扇轩窗,素白明镜,轻叹往昔悠长,借一束清冷的月光,照亮前行的路,望不到并肩风光,哀伤,那是谁夜吹沉沉心事?在素窗下坐着,长长久久,越思越悲。

落笔于2015 1028

 



冰儿以清新的文笔为读者们编织了一个个唯美的画面:素窗、往事、执念…… 本文以素窗开头,亦以素窗结尾,留下深思。 那架琴、那支舞寄托了故人的太多太多…… 撑一柄油纸伞,徘徊于江南水乡,伴着丝丝细雨…… 添一点禅香,转动手中菩提子,许一世静好……
【责任编辑:清兮】

上一篇:山野寨石      下一篇:我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