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自愚

 时间,像倒置后的沙漏,一分一秒地偷偷溜走


而在这一刻我却变得紧张而又荒废


被束缚的身体不能动弹,我是多么的惊慌.无力


然而我却再也没有一点儿力量去挣扎了


在深夜里,我只能用被子紧裹着自己的身体


蜷缩在黑夜中,我颤栗着


有一丝失落,一丝恐慌,一丝害怕


我不敢去回忆,那逝去的甜蜜


我知道,我们都曾渴望,渴望一次简单的真爱


一次一直到老的守候


然而,却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每天都会恐慌着幸福会悄无声息的离去


醒来总是回过头看看枕边人是否依在


总以为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


然而,我们牵着熟悉的人走着那陌生的街道


洋溢着满面幸福


我们都彻底融入了童话的世界


当我还藏匿于黑夜细数那道道伤口时


我忘了什么是真爱,也忘了什么是心痛


只是,低头哼着一句又一句的忧伤与落寞


在我的世界里永远不少你一个


然而却没了精彩与欢乐


没有对象的思念,犹如玻璃中的镜像


山间云烟消散,掌心余一抹黯然


若都能懂得聚散,是否能爱的坦然


在一个城市定下一个点,我们各自过着三点一线


忘却了那轰轰烈烈,欢声笑语,心痛至极


在没有人的夜里,学会了不哭


然而,当那道道伤痕再次裂开


却干涸的再也没有一滴殷红


泛起的涟漪不断在眼眶中颤抖,不再流出来了


我仅这样僵持着,忍住满心的思念与疲倦


在这冷风习习的夕阳中,完成这荒芜的忧伤与眷恋

上一篇:孤独的前兆      下一篇:谁导演了这场玫瑰花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