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别三生石,情洒彼岸花

  三生石,看三生,前世今生和来世。许我一枝笔,给我一砚墨,泼上满脉情,蘸上满眼泪,拌上满腔血,我想在石上,刻上你的名,写满我的爱,书尽你的情,不忘前世缘,写尽今世爱,描上来世情!
  
  三生石上许三生,三生庙前求三生。三生石边,忘不掉的情,弥漫在滚滚忘川河上空,挥不掉的爱血红血红,胭红了朵朵彼岸花,三生石旁,风儿轻吹,衣衫飘飘,飘荡着我深深的思念,忘川河边,雾霭缭绕,缠绕着缕缕忧伤,远方的山朦朦胧胧,夕阳如血,我的剪影又瘦又长。在如泣如诉的风中,长成一道孤独的风景!
  
  我凝望的目光,穿过时空的缝隙,犹见你,泪儿流,人儿瘦。目光散,声声慢!将那株花儿葬,我就是那株花,一株恋上你的花,只为你开花,只为你招展。你为我精心打理,修剪浇水,百般呵护,喜欢对我轻轻诉说,那份关心那份关注那份信任,让我生出一种温暖,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落,花谢花开,我的根茎深深扎在泥土里,悄然生长着一种情愫!你悄然住进我的心空!
  
  你的诉说让我心疼,自幼丧母,十岁丧父,跟着哥哥,长兄为父,百般呵护你,可长嫂却不象母,兄在外做生意,嫂子动辄非打即骂,唤你如丫环,每到晚上你便来到我身边,静坐,低诉,流泪,你轻轻的靠近我,颤抖地轻抚我,我为你伤感,我又为有你而开心!
  
  我多想轻抚你的脸,轻抚你的发,轻轻地为你拭去眼角的泪,轻轻拂去你心中的伤疼!可我只是一朵花,我努力摇曳着,摆动着身子,一遍又一遍轻触你的脸,当你用唇轻点我的时候,那种幸福让我颤粟,那种开心让我晕眩!
  
  你会拭去落在我身上的尘埃,看我的目光轻柔怜爱,你低诉,说只有我相伴,说只有我相依!我张嘴,可我说不出,我流泪,可我没有泪,我哭泣,可我发不出声,唯有默默地看作你,默默地陪着你,将忧伤放在心里,将爱藏在心里!
  
  那一晚,瓢泼大雨下,你撑一把纸伞,焦急地挡住了打落向我的雨珠,可谁知,你嫂子一下打落了你紧握手里的雨伞,骂骂咧咧,象一只发疯的母老虎,骂你不做事,站在这里发痴发神经,你倔强地捡起雨伞,又挡住了打在我身上豆大的雨点,你嫂子瞄了瞄我,突然伸手抓住了我。你哀求地看着你嫂子,哭泣求道,让她放过我,要你做什么都可以。你嫂子看了看你,手用力,扯断了我,扯出了我的根,狠狠摔地上,踏上两脚。我粉身碎骨,没来得急看你一眼,我便魂飞魄丧,你的泪你嘴角的血一滴一滴滴在我身上,开放成一朵朵莲花。
  
  刹那,我飘到了奈何桥,来到了三生石!伫立在三生石边,点点心泪滴下,看见你憔悴,双眸暗淡无光,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奈何桥上孟婆婆慈祥地说,孩子,过来吧,喝下这碗孟婆汤,忘掉一切,结束便是新生,喝下这杯忘情水,渡过忘川河,又是崭新的生活!我哭着说,孟婆,让我在这等她吧!孟婆说,孩子,缘聚缘散该是缘!我拿出一只珍藏的螺,系上红丝线,一滴泪滴在上面,咬破手指,滴上几滴血,对孟婆说,帮我将这个给她!孟婆接过叹了口气说,痴情痴情,真是痴儿!
  
  端起孟婆汤,举起忘情水,风潇潇,泪簌簌,心戚戚,人凄凄,前世与你情缱绻,来世是否能相逢。望乡台上泪涟涟,一口喝下孟婆汤,梵音袅袅,佛语声声,无生无死,无若无悲,无欲无求!
  
  找你一世又一世,孟婆汤喝了一次又一次,奈何桥上走了一遭又一遭,忘川河,过了一趟又一趟,彼岸花,花开叶落,叶落又花开,擦肩一次又一次,跪求佛祖座下三千年,恳请人世再遇你,佛曰,有缘便是无缘,无缘便是有缘!
  
  这一世,在最美的时光碰到了最美的你,我为书生,你为小姐,那一天,桃红柳緑,草绿茑飞,庙会人山人海,熙熙攘攘,一株长在螺上的莲花淡雅素洁,那淡淡的光晕让我的心颤动着,多么熟悉的感觉,两双手同时伸向那株闪耀着圣洁的莲花,一双是你的,一双是我的,你看了看我,轻轻地对我说,给我好吗?这花我好象见过!我好喜欢!
  
  我们就这样相识相恋了,你弹琴我作诗,你翩翩起舞,舞支支满心的快乐,我吹一支横笛,吹一曲曲动人的幸福!十里长堤,杨柳垂岸,橘黄色的夕阳下,我们相依的剪影剪出一片片温馨,烟雨江南,千年青石留我们一串串快乐的脚印,梦里水乡,飘荡着我们幸福的笑语!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我金榜提名之时,便是你被送宫中选妃之时,你抗争过,你挣扎过,可抗命便是株连九族,全家问斩!你为妃,我为臣,多少个日子,你心里流泪,我泪流心里。
  
  月色如水,夜静谧,深井幽幽,深宫后院,你望我,我望你,相对无言。静默的月光里,飘洒着揪心的疼痛,花朦胧,影瘦长。良久良久,你轻轻地说,只为见君一面,你惨然的笑苍白苍白,突然你泪流满面,奔过来,紧紧抱住我,我晕眩还没反映过来,你松开我,像一朵淡雅的莲花飘入井中,有徐徐声音仿如从三生石飘来,我不悔,我知道,你就是那株花!
  
  情深缒绻共三生,缘起不灭恋三生,佛祖座下问我佛,三生石上三生缘,有缘何故总无份,泪流滿面求我佛,我佛慈悲给我份,他日愿作灯下草!佛祖慈祥笑看我,淡然道,菩提树上菩提子,三生石前前世情,空空如也便是有,盈盈当中便是空,缘,自在心中!
  
  走上奈河桥,又见忘川河,举起孟婆汤,我又问孟婆,喝下忘情水,可会全部忘,孟婆淡然说,情刻心深处,爱融血液里,若是有真情,他日自有缘!彼岸花,有花无叶,有叶无花,此时,残阳如血,滴血的花一片一片,望乡台被映得通红通红,我用鲜血在三生石上将你名刻了又刻,在心里记了又记!只怕心里忘掉你,只想心里烙上你!
  
  又一世,你是我仇家之女,家仇父亡母恨聚心头,那一日,你轻盈盈从我眼前飘过,一股清香,一根红绳,系一只螺,螺上那绣好的莲花淡雅淡雅,是那样圣洁和亲切!看到的刹那,我如遭雷击,佛祖啊佛祖,你慈悲,却这样待我,令我肝肠寸断!
  
  酒一壶,泪几滴,箫声哽咽,飘荡着伤痛,多少无奈,几多无助!突然,你如仙子飘我前,轻声说,你是嗅着一种亲切的气息而来的,当你看到我身上系着和你身上那只一模一样螺时,双眸晶莹,呆呆地望着我,双手不由自主抓向我,喃喃说,是你,是你,真是那个你吗?不,我痛苦的大呼!你痴痴地望着我,我找了你多少世,我吃了多少苦,你欠我多少情,为什么?为什么?我歇斯底里地说,你是我仇人女儿,我三岁你父亲逼死了我父母,你说是为什么?你说是为什么?
  
  我一直未娶,你一直未嫁,我没报仇,你没告诉你父母,以死抗争过嫁别人!我们常常坐一起,默默无语,我吹箫,飘荡着无奈和凄美!你低吟,歌声充满着感伤和无助!你一脸憧憬说,等父母去了便嫁给我,轻轻拭去你的泪,轻轻抚着你的发,我说,我等!
  
  世事弄人,那一天,一棵大树倒下来,打在你身上,压在我身上,我颤巍巍伸手牵住你的手,天红红的,山是红红的,树是红红的,云也通红通红,你嘴角露着一种幸福的笑,没有痛苦,没有悲伤,一脸平静。我心一下安然,梵音袅袅,仿佛又听到佛的声音,缘,自在心中!
  
  牵手来到三生石,彼岸花,没开花,绿色的叶散发着幽凉谅,忘川河平静得象一面镜子,奈河桥望不到尽头,望乡台是那么静谧,牵着你的手,跪在佛座下,佛问,懂了!何为情?何为爱?我双掌合十,说,懂了,疼过之后方之爱,痛过之后方知情!我来履约,愿为佛旁灯下草!佛问你?你也懂了,你使劲点头,说要做草下灯中油!佛祖莲花圣手动,我为草,你为油,永生相依真快活!
  
  梵香袅袅,佛歌声声,无缘何生斯世,无情尽累此生!忆君泪落东流水,岁岁花开知为准?
  
  云水间文QQ:2685850542
  
  

上一篇:十个表现看他是不是真的爱你      下一篇:滴墨成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