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是谁在唱歌

夜深了,我还没有入睡。一个人在屋子里听张国荣的《似水流年》,越听越失眠。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唱歌很温柔,听起来很舒服。歌的曲调很好,可听多了难免感到一种孤单在流淌……
    近几日都没有早睡过,有两晚和朋友聊天到了凌晨五点左右,21号的晚上好不容易在凌晨12点时就睡着了,却在1点多时,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吓得无比清醒。21号的地震是我长这么大以来震感最强烈的一次,虽然震中不在我的小城,但要是再差几百公里,情况就不一样了。
    需要提一下的是,在地震发生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给母亲打个电话,第二时间想到的是李先生。我不知道当时我心里在想什么,我只知道当我拿起手机打电话时,心里很着急,我急切地想要知道他们的情况。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把友情放在第一位,其次是爱情,再次是亲情。我为此也感叹过自己的自私,殊不知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我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家人,其次是男友,再次是朋友。这完全颠倒的顺序,是我没有料想到的,也许,其实我是个爱他人胜过爱自己的姑娘。
    我曾对李先生说,如果哪天我们很饿,但我的兜里只有1块钱,我一定会毫不犹疑的把买来的食物都给你吃,如果我手里有两根棒棒糖,我一定把那两个都给你吃。我不知道当时李先生是什么想法,但我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是百分百的真心,也许是上辈子欠了情债,这辈子,我才变得这么痴傻,似乎活着就是为了爱情,为了那个他。
    我曾受过伤,也曾伤过别人,无论是哪种,故事的最后总免不了埋下一颗悲伤的种子。为此我曾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写自己的悲伤,我要积极乐观,活成大家喜欢的温暖模样。可是,有些话憋在心里会崩溃,有些情绪需要找个出口排遣。尤其是在某个特别难过的时刻,我是那么迫切地想要记录下那刻的心情,可最后终究未能及时写下那些零碎的情绪。过后也没了想写的冲动,渐渐便失去了写字的冲动,觉得有些话写出来倒不如说给自己听。说给自己听,不怕伤害,不怕矫情,也不会厌倦。
    其实我知道的,这个世界上莫名难过的不止我一个,孤单的也不止我一个。但我更加知道,在这个浮躁的尘世,已经没有多少人能耐心听你讲完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话要说,他们不懂你的难过,也不太喜欢听你抱怨生活,世人多半苦痛,多半寂寞,多半难有几个倾听的人。那么,没有倾听的人,你只好把所有的苦痛往肚里咽,你只好看着对话框发呆,听着歌失眠……


就在歌听到一半时,小石头发来信息说知道我没睡,又问我方不方便接听电话。我盯着短信好几秒,回了一句:我不想说话,可以发语音。随后,他就发来了语音。

 
    清儿,在干嘛?(他不叫我姐,总是叫我清儿) 
    听歌,在想一个人。(我的确在想一个人,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他姓李)
    肯定不是我。(他总是这么逗) 
    你怎么了?有啥事?(虽然认识三年多了,但我们都是有事说事,不闲聊)
    周一做手术,至今在床上躺着。(他身体不好,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好几次,他很坚强)
    那就好好休息。(除了这句,我实在不知说什么)
    ……
    简单闲聊几句之后,他突然发了这样几句话。他说:“当初如果不是你鼓励我一定要考上大学的话,我现在也许在不知什么地方干着苦力活。你说,大学是对每个学生而言最美的地方,是每个学生都一定要去的地方。”我看着他的话笑了,笑的原因是因为我早已忘记自己在何时说了这些很安慰人的话,因为我一直自诩自己是个嘴笨的姑娘,曾经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还真是令我吃惊。
    两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那些你曾经熟悉的,最终换成了另一幅画面。
    好友林和我曾经一起在春城上学,俩人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放假都会黏在一起,或者逛街,或者买好吃的,又或者窝在寝室看电影。我们曾一起去过春城的南湖,拍了很多照片,我们的性格很合拍,总是走到哪疯到哪。那时候,我们喜欢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谈理想。她是个洒脱的女子,我曾经觉得她像一颗蒲公英,可以在任何地方扎根,并且精彩的活着。我也以为毕业之后她会在中国的几大城市驻足,不料想她却早早地回了家乡,考了公务员,成了一名警察。而我正好相反,本以为会安安稳稳回家找份安逸的工作,却在北京待了大半年,回来之后又成了记者,到处奔波,一直在路上。
    两年前曾在一起写文的月月,一直被我称为影子的那位姑娘,也渐渐失去了联系,不联系的理由可能是忙了,但一定是疏远了。我总是隔段时间就去她空间,看看她的动态,有些人,虽然不联系,但在心里一直有个位置留给她。我看到她成了一名老师,又和一位英俊的小伙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结婚时她没通知我,可能是不想我破费。我没有生气,因为我懂,我为她高兴,并且深深祝福。我记得在最初遇见她时,她同我一样,是个很伤感的姑娘,我们为此惺惺相惜,互赠文字,感情迅速升温,我们发过短信,通过电话,在电话里说大学生活、说爱情、说家庭,像极了两个久未谋面的老友。现在想想,我们之间的感情真是好纯净,除了电话和短消息,从未互赠过对方礼物,她说想寄个东西给我,我也说过这话,可最后还是搁置下来了。
    

    遇见恋恋姐时,她还是个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喜欢到处旅游,喜欢做好吃的食物,喜欢在空间打打闹闹。可两年过去了,恋恋姐已经成了一位母亲,她十月怀胎,很艰辛的生了一位可爱的小宝宝。自她怀孕后,为了避免手机带来的辐射,我们就很少联系,连发过的消息也是屈指可数,可每次想跟她说说话或心情不好时我总是会去她的留言板留言,自顾自说些话。我知道,我们之间并没有疏远,她一直在,我也一直在远处默默关注她。在生孩子时,恋恋姐受了很多苦,孩子生下来之后,又因为孩子体质不好,和她分离,为此恋恋姐没少流眼泪。每次看到她发的动态,看那么乐观的她变得消沉,我都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好使劲发拥抱的表情,虽然隔得远,但我希望她能懂那个表情包含的深意。


     ……
    你看,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中的朋友,都发生了不同的改变。所以,我也不奢求谁会一成不变,我也会原谅伤害过我的人,原谅自己伤害过别人的行为。那些来过我生命中的人,我会很感谢,那些走失在我生命中的人,我也不会忘记你曾赋予的温暖。
    我很想说一句,谢谢你,这么久以来一直陪着我,不嫌我矫情,不嫌我唠叨,不嫌我文字烂。
  
   

    夜深了,该睡了!晚安。谢谢你,耐心读完文字的你。

 
――萤火春落笔于2016年1月23日   小城

上一篇:妹妹你是我的天使(看完绝对泪崩.)-歆言文墨文学网      下一篇: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