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中孤独冷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女子手握书卷,苦笑连连,想不到后人之诗竟如此荒诞,不禁落下泪来,透着皎月光华泪珠从脸庞上滚落,落在女子身着的华服之上,化作几道流光,在女子身旁盘旋数次向天外飞去。

女子伸手抚摸脸颊,想捕捉到一丝泪落的痕迹,然而却只能得到一片冰凉。

“我……连流泪的资格都没有了吗?”女子苦笑一声,闭上双眼,躺在了宫殿的地上。

偌大的宫殿显得有些冷清,没有什么物件,唯一值得提起的只有抬头就可以看到的天窗,天窗外是清冷的寒月。

“可笑可笑……我在世人的眼中居然是个偷取爱人灵药的贼子,一个背叛者……”嫦娥掩面,将额头深深埋在胸前。“千百年只能看着这寒月,不知岁月变化,有何意思?然而偶得人间书卷,却以发现已过数千年……”

走出宫殿,放眼望去,只有一株月桂低垂,两只月兔在地上匍匐,还有一蛇一蟾蜍,远方是浩瀚的星河,远远的看不到尽头。

月桂下有个双手放在脑后躺下的男子,男子身形魁梧,脸上长满胡须,散乱的头发遮住了他微闭的双眼。

“吴刚……”嫦娥微微一笑,嘴角艰难的扯出一抹弧度,毕竟孤寂太久,早已忘记了如何欢笑。 同是天涯沦落人,总是有共同的语言,也许这就是知音。

“吴刚,这广寒宫真冷啊……”嫦娥发出一声叹息。

“仙子,月宫之冷是因为有寒月存在。”吴刚说完,再不说话。

嫦娥回头看向宫殿后方的寒月,巨大的寒月连接天地,清冷的光辉洒落,在玉石地面上泛起银光,这是寒月的月光。她怎么不知道广寒宫的冷是因为这个代表离别与悲伤的寒月呢。

“昔时后羿射九日,解救天下苍生,留下一日造福万民。它们本在扶桑树上嬉戏,每到新的一天,其中一日乘车出行,游行天下,从东方起回归西方,再归于扶桑。只是十日好玩,为了看见天下的美丽,一同出行,导致生灵涂炭。纵然它们乃天帝之子,也受天条责罚,使得十日失去神力,最终被后羿射杀,留下一日只为赎罪……”

嫦娥看着寒月说道:“我觉得它们只是忍受不了寂寞的孩子,在广寒一日,地上已是一月,地上千年,广寒才数十年,然而我却感觉过了万年之久,仙人,真寂寞啊。”

吴刚捋起额前的头发,看了嫦娥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深情,然而即可消散。“吾至广寒方知天有十日,夜有十二月,十日以天干之日各自出行,月之出行,往返称一月,共三十日。如今日只有一日,月却仍有十二月,各司其职。”

嫦娥笑笑,言道:“你不觉得它们很可怜吗?”

吴刚微微愣神,下意识问道:“为何这么说?”

嫦娥走到寒月身旁,伸手在它身上轻轻抚摸,如同母亲对待孩子那般。寒月散发清冷的月光,忽隐忽现,似在回应。

“你看啊,无论日月都是天帝的孩子,然而它们却都只能各自一方,维系天地间的规则,一旦违反规则,纵然它们是天帝的孩子,也无法赦免。若不是月甘受得住寂寞,恐怕也会……”

“仙有仙规,就像凡间的国家,臣子要听从君主的命令,反抗命令的人就要被清除。然而仙规更加森严,如若仙人犯错,天落九雷,散其元神,破其仙格,再无来世之说。”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想成仙,你不觉得我这个仙是多么孤独寂寞吗?”

嫦娥流露出一缕悲伤,她身旁的寒月银光渐弱,似乎是在安慰。多少年,在一起,只有寒月而已,星辰浩瀚,看不到仙家何处,玉兔舔舐残余灵药,和自己一同成仙,却仍是兔子模样,不可说,不能言。

吴刚低下头,“仙人与天地同寿,逍遥自在,不被凡俗束缚,无凡人之愁,也无凡人之痛。成仙,可以看见更广阔的天地,去往更遥远的星河。”

不知嫦娥是否知道,反正我是感觉到了吴刚真正的内心。成仙为何?为伴汝尔,与天地同,与日月同,永远的陪伴在你身边啊!

(“你总是不说,我如何能听到你内心的嘶吼;

你总是沉默,我也只能默默隐藏内心的焦急; 我不懂你多变的内心,复杂的感情; 我只知我对你的心,应该是真心; 这个世界没有读心,也无法奢求有人能读懂我的内心; 我说不出,也没有勇气说出; 不是由于我的懦弱,只是害怕你微微愈合的伤口; 在受到感情的波折,最后逐渐地脆弱。”)

嫦娥冷笑,“可笑,纵然有天地之寿,没有欢乐没有爱人陪伴的幸福,那又有什么用?”

“昔时我与羿月桂树下私定终身,尝尽凡夫俗子的爱情甜美,那时的日子是多么欢乐。然而后羿那过人的责任心与同情心让他离开了我,??、凿齿此等凶兽皆是死于他的箭下,或许是命运,也许正是他的英雄气概让我着迷。后来他助尧帝一统天下,他在部落迎娶了我。那时候还没有国家呢,就像管理一个国家一样,作为部落里最伟大的人他要管理整个部落,但他不会,他喜欢和我一起游戏山林,带着我去狩猎猛兽,去看那奔腾的大河,广阔无边的海洋。”

“不知何时,不知是何人告诉他,海外的仙山中有灵药,服用可以长生不老。那天他高兴的回来,喜滋滋地告诉我,他可以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我很后悔……那时我也很高兴,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因为他总是可以带着我开心,欢乐。尽管后来部落的种种事物压在他的身上,尽管他变得脾气暴躁,但他仍然深爱着我,我让他去取灵药,那样我们就可以不用理会这些繁琐的事物,两个人自由的在一起。”

吴刚伸手把额头前散乱的发丝弄得更乱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嫦娥讲诉她的故事,但是每一次听都会有着一丝淡淡的嫉妒,嫉妒后羿有这么一个爱他的妻子,但同时也对嫦娥很同情。因为他爱上了这个孤独的仙子,尽管她并不是那种天仙绝色,但她的执着与忧愁深深触动他冰封的心。

“后来他去了,很久,两年。那时他在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叫喊“娥!我回来了!”我走出家门,看到的是风尘仆仆外貌邋遢的汉子,但是我能深深感觉到,这个人就是我的后羿。为他洗净身子,刮去胡须,正是我熟悉的他。”

“我们在月桂树下结成夫妻,我们也在月桂树下约定,在一个寒月当空的日子,一同服下灵药,在天地间逍遥自在。”

“后来……逄(pang)蒙偷药,妄图成仙,我怎能让他得逞,独自服下灵药。”

“可笑……在世人眼里,我就那么不堪吗?”

嫦娥跌坐在地,无神地望向远方,吴刚早已习惯她这模样,却无法过去安慰他,天地施咒让他无法离开月桂的树荫下,除非月桂被伐倒,然而月桂每次砍伐,伤口不多时便会愈合,这是惩罚,对他盗取仙法的惩罚。

“虽说世人有误,却也说出了一个事实,碧海青天夜夜心,天上的世界是那么孤独。”吴刚偷偷地看着嫦娥,始终无法说出“还有我陪你”这样的话语。

倾听也能很好缓解他人的情绪,在一番吐露之后,嫦娥也是安静了下来,静静地坐在宫殿前的台阶上,对着星河发呆。

倾听也加重了他人的痛苦,吴刚默默起身,抚摸了一下身边的一只兔子,随后捧起蟾蜍放在玉石上,玉石反射的银光照出蟾蜍的通体碧绿。一条小蛇爬上了月桂的树丫盘在那儿,一双眸子静静地看着树下的吴刚。

倾听也让吴刚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世间最大的痛苦有一种一定是自己出行,深爱着的妻子却背着自己与他人欢合,留下的三个孩子,却由于妻子的后悔被变作兽形默默陪伴着他。

一声沉闷的声音想起,是斧子与月桂碰撞的声音,吴刚将自己的所有气力发泄在它身上,所有的痛苦与挣扎,通通发泄。

远方的星河闪烁着一点金光,不多时金光靠近,显现一个男子模样,男子身穿金甲,脚踏七彩云团,腰间的环佩发出悦耳的碰撞声,身遭环绕着氤氲之气。

嫦娥抬起头,看着来人,张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天蓬……”

“嫦娥妹妹,我来看你来咯!”天蓬咧开薄薄的嘴唇,露出一口雪白的牙。

天蓬身形消瘦,两侧的发丝垂在肩上,双目显现日月,长相也是十分英俊。

嫦娥扯出一抹笑容,轻笑着与天蓬问好。

天蓬略显神秘地笑笑,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递给了嫦娥。

“打开看看。”

锦盒翻开,一阵七彩华光从其内透出,等到光华散尽,露出盒内物件,是一件羽衣,只是略微一看,就能找到百鸟之羽,这是百鸟进贡给他们的君王凰的羽衣,羽衣的尾部有着一根七彩的羽毛,这七彩华光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这根是凤的羽毛。

嫦娥抚摸着美丽的羽衣,她有点明白天蓬的意思,但是她无法接受。

“对不起,你拿回去吧,太贵重了,送给其他的仙女吧。”嫦娥盖上盒子,将它丢还给天蓬。

“嫦娥妹妹,你今个儿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接受我的礼物了呢,以前不都是……”

“这次不一样,我无法接受。”嫦娥打断了他的话。

“谢谢你能来。请回吧。”

广寒宫外月色清寒,两个孤单的人影独自站着,一个在伐月桂树,一个坐在地上扣着脚丫子发呆。

“喂,老吴,这是咋回事咧!不要告诉我你先得手了哈!”天蓬怒目而视。

吴刚叹息一声,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的吧。

“她的心中,还是只有他啊!”

天蓬沉默,驾着七彩祥云向远处的星河而去。吴刚看着天蓬的金光在很远的地方消失不见,回过头继续砍伐月桂。

嫦娥坐在殿中,感觉到了天蓬的离去,她叹息一声,伸手抱起了身边的玉兔,摘下玉兔脖子上的铃铛,打开是一颗散发着氤氲的仙丹。

“我本纯良,奈何世道薄凉,奈何大道苍茫,怎奈何人命脆弱似麦如歌。”

嫦娥落下珠帘,回想起当年。刚至广寒,心系后羿,扯着要下界的仙女求她打听后羿的事。然后日日不休在广寒宫捣药,希望能制作出仙丹,让后羿能够成仙,能够和她在一起。

数月,下界的仙女返回,告诉她的,是让她泪落满面的悲伤。

逄蒙弑师!

后(解释的剧情,主要内容取自神话入门篇): 逄蒙是后羿唯一的弟子,有着后羿高超箭术的传承,然而世人却仍觉得后羿才是箭术最高超的人。 “可笑!我逄蒙比不过一个老朽?” 月桂下,后羿躺着,不知是在思念着谁,两鬓白发苍苍,眼神空洞无望,丝毫没有感觉到箭矢飞来。 箭中,后羿没有流露出一点悲伤,心碎已死又有何悲伤可言? “哈哈!后羿,我逄蒙才是箭术最高超的人!若不是嫦娥把灵药都吃了,我早就已经成仙!” 波澜……后羿瞪大了眼……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她。 心更死,仅此而已。 后羿静静拔出胸口的箭,慢慢的掷出。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我吗?太可笑了!你已经不是从前的箭神了!”逄蒙大笑,笑声在山谷间回荡。 后羿掷出的箭慢慢飞来,风吹过,却没有吹倒它。逄蒙冷笑拉弓射箭,正中箭尖,箭仍未落。 逄蒙大惊失色,急忙躲开,躲在树后,正当抬头之时,箭已在面前。 逄蒙吓得惊魂失措,绕树而走,箭矢紧追不舍。正当逄蒙停下喘息之时,箭矢正中逄蒙背心,此时后羿早已魂散多时。

上一篇:      下一篇:维嘉的风琴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