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嘉的风琴曲
岁月涤白了记忆
嘴角逝去了笑意
黑色的风琴曲
是我灵魂的低语
 为什么……我的命运是如此?
 维迦无神地行走在扭曲丛林的小道里,头顶上有稀疏的阳光,但在这丛林中却还是觉得十分的阴暗,对于一个弱小的约德尔人来说,这种阴暗的感觉是会让人感觉到疯狂的,更何况维迦刚从诺克萨斯的地牢中逃脱。
 当自己的前方已经没有路,当世界给自己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当和平静的生活已经远去……维迦不知道自己活在哪里。
 好不甘……这是维迦的内心的感觉,但这一切是为什么?都是自己太弱小,弱小到保护不了自己,更何况他人。
 有一个同样娇小的影子却常常出现在维迦的脑海,紫色的法师帽,宽大的毛绒长袍,手上是一根比人还高的木杖,木杖上飞舞着一只斑斓的蝴蝶……
 “露露……”
 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怎么样的人,每个人的心中总是有着那么一个支撑全部的影子,因为它,有的人内心充满着力量。维迦就是如此,当远远地在某个约德尔人的城市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这个年轻而且英俊的小伙子已经爱上了那个跳跃的紫色精灵。
 布满裂痕的脸上由于回忆起内心的倩影,眼角悄悄留下痕迹,如今的自己却已经没有再站在她面前的勇气。当初的一缕情谊,也会随着时间逝去,也许这对自己是最好的选择,维迦抱着头,蹲在灌木丛中失声痛哭。咸湿的泪水从裂痕中流过,很痒,但维迦却没有手去再次抚摸自己的脸庞,是怕自己难看的模样被自己感觉到吧。
 “如果她看到这个样子的我,会怎么样?会哭吗?”
 维迦抬起头,看到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躲藏在树荫下的自己无法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树下的灌木显现枯黄的颜色。
原来是没有力量吗?维迦叹息一声,有力量的人总是占据着大多数的资源,霸道的夺走他人的一切,而他们却认为……这理所当然!没用的蠢货何必存在下去,不过是牲口而已,用这些渣滓的生命为我们服务,这是荣幸!
 “我不甘心!”
 “啊!!!”
 维迦暴躁地撕碎周围的所有灌木,通红的双目流下鲜红的血水,沾染在草木的残叶上,悲伤弥漫开来,包含着种种叹息。
 月光洒下,树木上出现一些浅绿色的光点,光点似乎拥有着生命,在不断摇摆,颤抖,悲鸣……维迦无神地向这些光点靠去,想要索求一丝温暖,但它们躲着他,似乎在恐惧。
 维迦不知道自己逃亡了几天,只知道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追赶的声音,疲惫的他躺在草丛中,望着遮蔽天日的树荫,沉沉睡去。
 
 “喂……这个东西怎么卖?”
 维迦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自己出售的东西都是一些自制品,没有一丝用处,谁会来买啊。抱着这样的疑惑抬起头,入眼的是一件精致的魔法长袍,长袍领口处向外翻开,露出厚厚的皮毛,感觉十分温暖,最重要的是这么好看的长袍穿在一个仙女一般的女孩身上,至少维迦感觉她很美,那一缕浅笑时的小酒窝简直要萌翻了他的心。
 “我感觉自己沉沦了……”
一个少年有着这样的思想似乎很不可思议,更何况是萌哒哒超级晚熟的约德尔人,但是维迦感觉到了,眼前的女孩将是自己一生的爱。
女孩很有礼貌,尽管维迦用着火热的眼光呆呆的看着,女孩也没有做出皱眉这样表示不满的动作,只是微微眯起小眼睛,自豪地翘起嘴唇,展现唇下可爱的小虎牙。
“这个……送给你。我……我……我叫维迦。”
女孩肩膀上的蝴蝶飞起来,在空中扇动翅膀,一些细小的粉末在阳光下闪烁着淡紫色的光华。蝴蝶围绕维迦飞舞一圈,重新停在了女孩的肩膀上,维迦感觉它似乎闭上眼睛睡着了。
“我叫露露,很高兴认识你喔!”露露歪了歪头,说道:“我没有钱呢,虽然你说送给我,我也不能白拿你的。它叫皮格斯,是只巫术精灵喔,他在你的身上洒下了祝福,皮格斯很少这样的喔。”
维迦脸红透了,低着头,害羞地用余光看着,将自己做的海船模型递到露露的手上,手指相碰,维迦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股电流涌动,大脑也经不起思考,满脑子都是露露紫色的身影。
“谢谢你喔。”
露露抱着海船模型蹦蹦跳跳地跑走了,绑在脚腕上的铃铛晃动,响起清脆悦耳的碰撞声,维迦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声音。
晴朗的日子里,明媚的阳光下,淡蓝的天空片片白云点缀,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我遇到了一个人,紫色的法师帽,宽大的毛绒长袍,手上是一根比人还高的木杖,木杖上飞舞着一只斑斓的蝴蝶……
她……她说她叫露露……
露露……
维迦嘴角不自觉地流下了口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让他如此难以自矜。他的面庞四十五度角仰起,让阳光温和的在他的脸庞翻滚,携带着淡淡的笑容。
那时……他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约德尔人,在自己最美的时光,遇到了最美的人。
那一天,将会铭记,伴随着那个名字一起铭记。
露露。
“别傻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年长的父母斥骂着维迦,维迦茫然无神地看着前方,没有焦距的瞳孔中倒影着她的影子。
梦就这样破灭了吗?
我喜欢她啊……尽管这种喜欢只是一见钟情。
维迦孤单地走到房间的角落,掀开一张油布,油布下是一把擦得油亮的手风琴,这是他最喜欢的乐器。在他不看书的时候,维迦常常捧起手风琴,弹奏那些舒缓心情的曲子,缓解自己对外界事物强烈的好奇心。这个时候,他却没有了想去世界各个角落看看的梦想,满脑子……都是那个紫色的身影――露露。
“如果这是命运安排的一场错误的遇见,我也会追逐自己内心的方向,去追寻那个女孩,我觉得这对我很有意义。“
维迦手指叩在琴键上,双臂有力的拉开,曲子不像平时那般悠扬,带着一丝沉闷。压抑的感觉围绕着这个狭小的房间,手风琴上反射着维迦的模样,秀发简短的垂在额前,修长的剑眉下是黑色的双瞳,面庞很干净,每个纤细的绒毛都清晰可见。那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约德尔人少年。
“我喜欢她,我觉得这是无法改变的,不管她是谁。“
维迦平静地抬起头,目光注视着父亲,眼神中透露的是一抹坚定!
“唉……她是仙灵女巫……一个可怕的黑魔法师。“
“她叫露露。“维迦心里念到,低下了头,闭上双眼,眼泪似乎无法阻挡,破阀而出。
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维迦,伴随着他的是一曲悠长悲伤的风琴曲。
他感觉这一生再也见不到她了。
也好……就让这初恋的感觉藏在心底吧。
风琴在呜呜悲鸣,飘扬在房间中的,是悲伤。
时间好像过去了几个月,但维迦觉得没有露露的日子匆匆如流水一般,带不起一丝记忆,以前最喜欢每年都盼望的模型展会,今年也没有了可以吸引他的地方了。对于一个晚熟的种族,每个初恋都是持久的美好的,在内心中埋藏深远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这个年级,一般的族人都还沉醉在对外界事物的好奇中时,维迦已经陷入了感情的漩涡,约德尔人最容易沦陷的地方。
“……这个宇宙飞船的模型好帅啊,我好像要啊……“
这个熟悉的声音……维迦瞪大了双眼四处寻匿,终于在人群之中找到了那个紫色的美丽身影。
“露露……“维迦怯生生地靠过去,站在露露的身后,用着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喜。
皮格斯从露露的肩膀上飞起,落在维迦的头上,紫色的巨大蝴蝶占据了他的脑袋,不知名的粉末弄的他瘙痒难耐,不由自主地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一团粘稠的东西粘在了露露紫色秀发上。
“啊!对不起……”
维迦红着脸,焦急地为露露擦着头发上的鼻涕,反而弄得更麻烦了,那些鼻涕将露露的发丝都粘连在一起,不仅如此,还弄得她的肩上全部都是。
维迦感觉自己糟透了,有着一种愤恨,对自己的愤恨。
“没事喔!”露露笑着说道,“我们是朋友吧,朋友之间不用在意这些的喔。”
“朋友……”
维迦露出满足的笑容,略带一丝羞涩……在迟钝的约德尔人看来,朋友就是一种十分亲密的表现了。
“你看,我的皮格斯很喜欢你呢!你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看啊。“
“是么……“维迦低着头,脸红红的。
露露挥了挥法杖,一缕清风吹过,皮格斯扇动翅膀,紫色的磷光散落,露露头发上和肩上的鼻涕眨眼间消失不见了。维迦这时候才想起来,露露是一个强大而闻名的黑魔法师,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约德尔人,渐渐的,他似乎发现,自己离她的距离是那么遥远。
“那个……露露……你喜欢手风琴的曲子吗?”维迦弱弱的问道,隐隐带着一丝忧伤。
“喜欢啊!我想听维迦弹奏的曲子喔。”
维迦惊喜地抬起头,鼓起勇气拉住了露露的手,紧紧握住,有些用力。对于迟钝晚熟的约德尔人来说,维迦似乎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存在,这似乎注定着他不会成为一个平凡的约德尔人。
维迦拉着露露到城中的河边,将干净的厚棉布铺在河边的台阶上,他红着脸拉着露露的手在台阶上坐下,另一只手捧起了手风琴。
红着脸儿将在露露手中的手抽出,手指按在琴键上,风儿吹动他的秀发,英俊的脸庞上流露出沉醉的笑,淡淡的,只是带着一丝欣喜。
“风儿带着风琴声在低语
 那是我欣喜的心情不能自已
温婉恬静的女孩儿啊
你是否能感觉到我的情意
悄然而逝的时光啊
请你保留她的一抹笑意
是因为愚钝的我啊
读不懂女孩的心意
风琴在一旁默默低语
只能默默为我焦急
生命中最美的女孩儿啊
我为你付出的心意
不知回声在哪里“
 维迦唱起歌儿,这歌是从前十分流行的男孩向女孩示爱的曲子,据说创作的人是一个实力极强的魔法师,但却爱上了普通的女孩儿,用这首普通的曲子博得了美满的爱情,那个作词的人叫做卢登,这首便是“卢登的回声”。
 维迦红着脸,不知觉间有些局促,毕竟身心不自觉就投入了这首曲子,唱出了自己内心的词。
 “很美的词喔,我很喜欢。谢谢你,维迦。”露露轻轻地在维迦的脸上亲了一口,留下淡淡清香,一根桃木的枝桠放在了维迦的手心。
 “这是新生的桃木枝,是做法杖的最好材料。对不起。”
 露露站起身,拍了拍落下身上的河边柳叶,暗叹了一口气,“来的好快……”
 漆黑的魔法阵盘旋而起,皮格斯挥动着翅膀,露露消失在法阵之中,留下粼粼紫光,像烟花般灿然。
 露露……
 “是梦吗?”维迦艰难地撑起身,茫然地坐在湿漉漉的草丛中。
 他的手上握住的是一节灌木的茎,露露送他的桃木枝早就在被抓的时候失去了,失去的好像还有和她之间的缘分,从那天后……再无相见。
 “嗷呜!”
 “这是?!”维迦艰难的站起来,惊恐地环顾四周,扭曲丛林的幽灵狼,瓦洛兰大陆最可怕的生物之一。绿幽幽的光在四周黑暗中亮起,伴随着的还有阵阵沉闷的嘶吼声。
 “露露……再见了。飞船模型也没有为你拿到。“
 维迦想起了露露离开之后的事儿,他记得,露露很喜欢模型展展出的宇宙飞船,但那是提莫的东西,维迦深夜偷偷的潜入展会盗窃模型却被发现了,之后为了能够攒钱学习魔法,跟着伙伴出外挣钱,一下子就是辗转数年,年轻的少年也长大了,但还是和当年一样英俊。之后噩梦来袭……在诺克萨斯的地牢中度过了没有光明的两年,直到现在看到黑暗仍然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
 “轰……“
 一声可怕的巨响,维迦感觉自己都耳鸣了,烟尘渐渐随着时间散开,自己的周围出现了巨大的坑,树木泥土全部消失了……抬头看去,是皎洁的月光,这是维迦两年来第一次看到月光,这月光很美,就像每个思念露露的夜。
 “年轻人,你很有天赋,和我学习黑魔法吧!黑暗只会被比它更黑暗的黑暗毁灭!力量才是王道!“
 一个身穿黑色法袍的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维迦抬起头,双目流露出憎恨和渴望。
 “你这个眼神,很好!我喜欢。“
 “我想要露露……“
 “当你成为最强的黑魔法师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拥有!“
 “露露呢?“
 “露露也一样!“男人肯定的说道。
 “那你愿意和我学习黑魔法吗?“
 “可以和露露在一起吗?“维迦双眼出神的问。
 “当然!“
 “请你教我黑魔法!“
 
 ……
 时光彷徨,当维迦再次踏足这个熟悉的城市时,早已经忘记了仇恨,压抑在他心中的只有对露露的思念,还有见她的渴望。这个时候,他已经是瓦洛兰最强的黑魔法师之一了。
 “提莫……“看到街上熟悉的身影,维迦停下脚步,摘下头上的斗篷。
 “是你啊!那个小偷。“提莫直接对着维迦甩出了一把毒镖。
 就在即将击中维迦的时候,维迦面前的空气如漩涡状扭曲,吞噬了所有毒镖,紧接着维迦的右手凝聚出一个淡蓝的光球,虽然颜色很淡,但周围的所有人都能从其中感觉到可怕的力量。
 光球击中提莫直接将他炸飞了天,当落下来的时候,提莫的身体已经冒起了黑烟。
 “低等的黑魔法师,如果你再执意走这条道路,我会猎杀你!“
 维迦回过头,感觉到了一股令人讨厌的气息,眼前站着的女人穿着紧身的黑色皮甲,悲伤背着巨大的银弩,右手指着维迦,手腕上别着手弩。
 “暗夜猎手!微恩……“维迦喃喃自语,在微恩的身上,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在闭目感受那种气息的时候,他似乎看见了漫天飘洒的粼粼紫光。
 “露露!“
 回过神,微恩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维迦惊恐地睁大眼,“露露有危险!“
 空气如漩涡状扭曲,维迦投入其中消失不见。
 “露露……你不能有事啊!我已经成为了强大的黑魔法师,我可以保护你了!我有了力量了,我可以保护你了!“
 维迦嘶吼着,在开辟的空间中穿梭,追逐着微恩的气息。
 “仙灵女巫――露露,终于被我抓住了你的行踪,受死吧。“微恩宣判死刑般举起了身后巨弩,扣下扳机,一道银光划出。
这时维迦恰好赶来,从空间中跳出挡在露露身前,面前的空气一阵扭曲,银光消失不见。
“露露,我会保护你的!“维迦激动地说道,那么努力学习黑魔法是为了谁?身后的那个她啊!
“维迦……是你……“露露轻启嘴唇,开阖却说不出更多话儿。
……
晴朗的日子里,明媚的阳光下,美丽的人儿坐在河边的台阶上,似乎在等着谁,她的边上有一个紫色包装的礼盒。不多时,一个身穿黑袍的英俊约德尔人跑到女孩儿身边,放下刚买的果汁,轻轻在女孩儿脸上啄了一口,之后满脸羞红。
“露露……”
“喔……”露露低下头,将身边的礼盒递给维迦,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蛋糕……”
“真哒?露露你做的……谢谢……”维迦笑笑,丝毫没有黑魔法师的那种阴暗感。
这时,面前的河流突然一阵涌动,一只硕大无比形似蛤蟆的生物跳了出来,一口吞下了露露正要送给维迦的蛋糕……
然后……然后这只蛤蟆状的生物吐出一口黑气,身体酱紫,直接倒了下去……
维迦冒出一身冷汗,暗自侥幸……他偷偷地看了眼身边的露露,她似乎是因为自己亲手做的蛋糕被这蛤蟆吃了十分不满。
“维迦……我……我再给你做一个喔……”
“QAQ”
【责任编辑:歆轩小凯】

上一篇:月中孤独冷      下一篇:爱一程,伤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