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错失的风景

那些年错失的风景
               (一)
  12月22号,罕见的大雪纷纷扬扬铺天盖地而来,整个世界顷刻间失了颜色,雪漫眉发,把疼痛惊醒,眼泪在眼眶中犹豫着徘徊。
  把悲伤隐藏,却欲盖弥彰。
  安静的街道,飘落的雪花,藏不住我的眼泪。我站在雪地里,倔强的认为你还存在,不肯承认你的葬礼是在这个让我刻骨铭心的日子里。大雪淹没你温柔的双眸,却湮灭不了我对你的思念。小时候总以为流血是世界上最疼的事,可是你离开我之后,我便明白流血并不痛,最大的痛是面对你时无声的悲伤。
               (二)
   你说你不是一个很好的人,时间的透光会在午夜时凋落,到那个时候,也是你离开我的时候。你站在阳光里,我存在于微风中,我摇头不相信。
  还是12月22号,“吱呀”一声,上自习的教室门轻轻被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班主任推开了,于是,教室里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大家都在关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有些人甚至紧张到不敢说话。
  “这是新来的魏枫同学,请大家欢迎。”老班打破了教室混乱的气氛。便又转过去示意让你做自我介绍。
  我懒懒的抬头看了你一眼,忽然发现穿着板鞋的你眼神里有一丝的忧伤,身上却充满了少年阳光的味道。也许是你发觉了坐在最后一位的我正在仔细观察着你,你迅速压低了帽檐,开始了你成规成矩的对自己的介绍。
  从那天开始,你被班主任安排到我旁边,成了我的同桌,班主任让我做你的功课辅导老师,让我尽快的把你带上去,你默默的向班主任点点头。也许是天意,也许是有缘,原本很沉默的你开始跟我说话,久而久之,我们成了朋友。我记得我们相遇是如此的简单而又平淡,你说,那年你十六岁,我说,我十五岁,虽然你比我大一岁,恰巧的是我们的生日在同一天。
                (三)
  你说你喜欢江南三月的微雨,缠绵而又朦胧,你问我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海,看海的颜色,听海哭的声音,海笑的声音。你说我傻,海怎么会有人的喜怒哀乐呢?那时天很蓝 ,阳光也很明媚。

“喂,走啦,我带你去吃学校旁边一家新开的兰州拉面吧!”

“嗯,什么?这道数学题还没做完呢!”

“做什么做,赶紧放下笔,学霸,走啦。”

“哎,你别拽我啊,你这货。”

“我就拽你了,怎么着!”

于是,你便拉着我去吃兰州拉面,我知道你吃不了辣椒,面端上来的时候,我就故意拿起餐桌上的辣椒拼命的往你碗里放辣椒。结果,你泪眼婆娑地看着我,然后无奈地摆摆手说吃不了,脸上的表情非常扭曲。我静静的看看你,顿了顿,放肆的大笑了起来,狠狠地踩着你新买的那双白色的耐克球鞋,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我,说我作为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在公共场合这样没规矩。

(四)

清晨的风总是很轻很轻,阳光的温度也是最适宜人的,最喜欢的便是这样醉人的早晨。

我喜欢吃梅肉,每天都会去学校小超市买几袋梅肉放在我的桌洞里,上课没事干的时候,我总会塞几粒到嘴里,当然,也会分享给你几粒。

夏天的暑气还未消退,校园里粉色的玫瑰开得正盛,香气弥漫,阳光的光丝透过路旁的树杈在地上形成斑斑点点的小光圈,随后又悄悄地折射到玫瑰的花蕊上。

课外活动,我站在玫瑰园前,贪婪的呼吸着花的香气,转身时,却发现你傻傻站在我身后,手里举着两个快要化了的蓝莓冰激凌。

                             (五)

2010年12月22日,又是一个很熟悉的日子,你坏笑着对我说,叶儿,晚上十二点整的时候,你站在公寓院子中央,我会给你一个惊喜,我故作害羞的样子看看你,很乖巧的点点头。

十二月的冬夜的寒风是一年中最凛冽的,风吹在人的脸上比刀割时还疼痛,圣诞节的气息也越来越浓了。洗漱完毕,刚好快要十一点多了,因为学校的高三党的晚课下的时候都在十一点半,为了让大家能更好的复习,公寓熄灯时间也特别迟,我披了一件短棉衣激动地跑了出去,十二点整我站在院子中央,时间悄悄的过去,我有点开始发冷,可是,你迟迟都没有出现,我似乎很失望,我很犹豫,正准备回去时,整个公寓的灯突然黑了,我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默默地闭上眼,然后很突然有几盏公寓的灯亮了起来,当我睁开眼时,很惊喜的发现,有三个大大的英文字母“I love  You”镶嵌在公寓楼的面上,仿佛一切都是商量好了的,随后远远的看见你,手捧着一大堆不同包装,各色的梅肉嫌我走来,雪落了你我一身,你把我紧紧拥入怀中,公寓楼里的女生似乎全部都疯了,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我很惊讶你带给我的这份巨大的惊喜。在那个而又温暖的雪夜里,我在想是不是静静站在那里,我们就可以一起白头。

(六)

 

向左走,向右走,你还是停留?

我吻住花瓣却不知如何回答。

“叶儿,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

“我们同时站在这个方格中央,往不同的方向走,不许回头,然后走完99步的时候,转过身又走回来,看我们能不能相遇?”

我还未来得及转身走,你便早已迈开大步走了两步。于是,我选择了停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当你走完这段路程又折回来时,你发现相反的方向的我却没有走过一步,你问我为什么会停留在原地,我轻轻的说我怕我转身之后,再也看不到你了。你微微一笑说,不会的,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你要好好爱护我一辈子。

然后,我莫名的感动,眼泪稀里哗啦落了一地,湿了你校服的肩头。

(七)

年少的爱情虽然很美好,但也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悄悄流走,禁不起留言蜚语的伤害,而后,你落花般残忍的微笑落在了哪里,伤在了我的心底。

“你看,她那个魅惑的样儿,天生一副的贱样儿,她哪一点儿比得上我们了!”

“哎,就是,都怪那什么叫魏枫的没眼光,不知怎会看上她。”

几个女生在楼道窃窃私语,我狠狠瞪了他们几眼,便没意思的晃晃肩走进了教室,我拼命地跑,拼命的在脑海里回忆你,我想你会在此刻出现,可是你突然从人间消失了似的,其实你并没有出现,我开始怀疑我们之间的爱,因为那天你说过,你会爱护我一辈子。

即便再美丽再纯净的校园,青春的画卷总是完美的而又无缺的,但在青春的微光深处,它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也许会因为一些不开心的人或事,流言和蜚语破坏的一无是处。

于是,流言蜚语在我们中间默默的响起时,它的无中生有也证明了年少的爱是多么脆弱,而你选择了更加的沉默,即便在楼道遇见我时,假装低头对我视而不见,连同桌的情谊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八)

你毅然决然的在几个月之后,突然向我提出了分手。

我站在雨里,不知所措,眼泪决堤。

虽然你并没有说出原因,可我依旧相信他是喜欢我的,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找到他的,因为魏枫你是我的心跳。

(九)

我站在黄昏的风里,呆呆的望着教室的门口,我在犹豫,该不该进去。

虽然我向她提出了分手,这件事我很惭愧,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深深的伤害,可事实告诉我,我不得不这样做,看见那天她在雨里泪水决堤,我很痛心,很想冲上去拥抱她,然后给她安慰,可我怕她会舍不得,于是在心底决定,不回头,依然选择了背对着她,其实,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早已泪流满面,因为我知道,叶儿,你也是我的心跳。

(十)

     日子总是云淡风轻,太阳也每天照常升起,似乎我的生命里从来没出现过一个叫魏枫的男孩子,一个个22号从我身边悄悄流过,你真的从此退出了我的世界,我的生活。

     剩下的日子里,我以为你离开了,我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过,可是思念如蔓草一样在心底疯长,我无法遏制。

     再见到你还是那个飘满雪花的季节,还是快要临近圣诞节的日子――12月22号。街上的昏暗的灯光洒在雪地里,你匆匆而过的背影从我身边划过,我忽然叫住了你。

     “枫,你在这里啊!”

     “哦,叶儿,原来是你。”

     简简单单的两句对话,,说完,你便转身就走,什么都没有留下,而你又留给我的是你那冷漠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中,被风慢慢吹散。

(十一)

     时光总是漫不经心的从每个人的身边走过,不知不觉我被时光的双手推向了高三。

     这年,我已经十七岁,而我却似乎忘记你是多少岁,我拼命回想,却想不起来。

     自从你走后,我便一直都在寻找你,距离你离开我已有398天,而我所做的只有在装满梅肉的袋子里,吃完酸甜可口的梅肉之后,每天叠一颗五彩的星星,然后写上我对你的思念装进包装袋里,用蓝色的丝线扎好,放在我床头的那个大箱子里,现在已经有398个了,代表我找了你398天,可是在这398天里,我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

学校门前放信的地方,有一天,突然出现了我的名字,我万分的激动,上面的来信地址好像是从杭州寄过来的,虽然那个时候智能手机很流行,传递信息的媒介有很多种,“信”这种东西逐渐被人们遗忘,可我还是喜欢写,喜欢这种传统的方式,让人心底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舒服感与亲切感。

我背着书包,站在那里,深深的洗了一大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打开了它。熟悉的字体,熟悉的墨香味儿,我轻声读到:

叶儿,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知道我离开你深深的伤害了你,可我知道,除了把我想说的话写在纸上,这是我唯一向你诉说的窗口。

其实,离开你的这段时间,我时常也在计算着我离开你的日子,是的,距今已有398天,再过两天,就400天了我也在受着思念的煎熬,我在烟雨朦胧的杭州,而你远在陕西西安,异地重逢西安人,倍感亲切。那天望着你在雨中泪水决堤,你蹲下来伸手抱着自己痛哭时,我不知该如何安慰,我怕我离不开,我怕我自己会忍不住。

前不久,我爸妈闹离婚,还是在12月22号,他们俩终于离婚了。你知道吗?我很讨厌12月22号,因为每次我都会面临不幸,我在想,这辈子我注定与12月22号过不去了,他是我这一生的宿命,想摆脱都摆脱不了。

现在的我,跟着妈妈生活,我恨我的父亲,是他亲手摧毁了这个家,要不是他整天喝酒、赌博把家底败光,我妈也不会那么辛苦。小时候,就常常听见爸妈吵架,我总是一个人躲在小角落里哭泣,长大后,第一次在爸妈离婚那天动手打了我爸,第二天我便买了火车票和母亲下了江南,叶儿,你看,我是不是很无聊竟然跟你说这些。

杭州是一个很美的城市,我很喜欢,现在你和我即将面对高考,也许我这份突然的来信会打扰你的生活。

好了,叶儿,不跟你说这么多了,往后的日子里我会每隔两星期给你寄信,我在杭州,和妈妈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信封里还有我在西湖和妈妈的照片,好好照顾自己。

                                                                魏枫

                                                           2012年10月7日

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不知是悲是喜,静静的看着照片中你温暖的笑容,泪滴在了纸上,模糊了你熟悉的字体。

(十二)

高三的日子总是紧张而又有序,我每天期待着你的来信,我巴不得每天的日子都过得飞快,快的像离弦的箭,可这似乎又不太可能了。

两星期对于我来说如此漫长,仿佛整整两个世纪,零零碎碎的信件你都在告知我你过得好不好。顶多给我讲讲你在学校的故事还有你的妈妈,对于为什么说分手,你只字未提,我想你一定有苦衷。

后来的后来,你来信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浅浅地镶嵌在淡蓝色的信纸上。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虽然我每天都在期待你的来信,有时会两三星期来一次,有时候每一个月来一次,来信的地址是一模一样,只是不同的是每次在信上的字迹不再是你的,而是你妈妈的。

2013年6月7日,天空莫名的飘起了雨。细细长长的、密密的斜织在考场周围,街上的车子在雨中狂欢,快乐的压出绵长的流水线,我踏着雨水走进了考场。

第一堂考的是语文,作文题目直到现在我都很清楚,是“散落在青春深处的记忆”,我似乎写的是关于你的记忆,写完作文的时候,我在想,远在杭州的你肯定也在安静的、自信满满的坐在考场,我幻想我能考到杭州大学,然后欣喜的看见你站在阳光下绽放向日葵般温暖的笑容。

(十三)

高考的成绩在暑假的一个月之后出来了,我挤过人群看着自己的名字在鲜红的榜上,我笑了,笑的很开心,因为我很快就会来到你的身边。

短暂而又漫长的暑假很快结束,我满心欢喜的坐上去往杭州的火车,临走的那天,我绕着曾经高中的操场走了三圈,上了台阶,站在女生公寓院子的中央回想那个浪漫的雪夜,最后一次看看我亲爱的老师和同学,最后一次怀念亲爱的你。

生命是一场幻觉,烟花绽放了,我们便离开了。

杭大,中国最美丽的校园之一,坐落于优雅而带着神秘感的西湖畔,刚出火车站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她与西安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的城市,如果杭州是静如处子的带着丁香一样的江南姑娘,那么西安则是粗犷豪迈的西北男子。

我以为来到杭州就可以幸福的在一起,我以为来到杭州就可以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然而,我想错了,人们什么事情都败在了所谓的我以为上,我甚至痛恨我来到这座城市,如果可以,我宁愿选择我从来就没有这个世界存在过。

暑假的时候,我回信告诉过你,我被杭大录取了,而我离你越来越近了,不知道你是否高兴,我想象过你来火车站接我的样子,而我真的傻傻的站在火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再也没有看到你出现,我很失望的提着行李走进了杭大。

(十四)

我在大学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浓郁的学风充斥着整个校园,樱花树早已凋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留在校园的林荫道旁边,我整天泡在图书馆,几乎除了上课回公寓与她们说上几句,其他人似乎并无交流,室友笑着说我很宅,的确,我很宅。

时间总是不等人,12月很快又来临,杭州的冬天并不像西安的冬天那么干冷,她的空气里充满了湿润,虽然有点冷,但她是温柔的,连下的雪花都那么稀稀拉拉,没有西安的大气,秀气的洒落在西湖的鼻尖。

再一次收到你的来信是,是12月20号,那天,刚好我从学校食堂打了两盒炒饭准备上楼,公寓楼妈突然叫住了我,“姑娘,你的信!”我说声“谢谢”便转身就走。我不知道楼妈是怎么认得我,她甚至连我的名字和所在哪个系,那个班级都了如指掌。上楼时,我瞟了她一眼,结果她妩媚的向我笑笑,害的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落了一地,心里纳闷儿,我什么时候被如此可爱的楼妈认识了呢?

推开公寓门,里面三个货在睡觉,小雅听到我开门的响声,穿起夹指拖鞋帮忙接过我的盒饭帮忙放在桌子上。我很期待今天你给我写了什么,于是,便坐在床头细细观看你的字迹,旁边两个姑娘慢慢醒来了,他们同时揉揉惺忪的睡眼,小雅不断同她们几个调侃我:“哎呀,男朋友的来信,还用这么传统的方式传递爱意啊,多浪漫!”我转过脸,送了个大白眼给她们,好吧,暂时把她们当空气,自己索性趴在床上继续看:

叶儿,

我今天很开心,因为妈妈做了我最喜欢的菜,很遗憾我没到火车站去接你,我并不是故意的,因为我躺在病床上已有三个月,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消失的原因,只是觉得我悄悄离开你一年之后,你便会忘记我,没有我你自己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你看,我的手又抖了,抖得连字儿都写不好了,我知道你会哭,所以一直都没给你说,所以请原谅我。

我们家族有着一种先天性遗传的恶性肿瘤,每隔两代都会遗传,很不幸我中枪了,我记得那天像往常一样去学校,结果刚到校门口时我眼前一黑就晕倒在了地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妈妈守了一整夜,我醒来了,妈妈却累得睡着了。医生说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也就是说距离我生命结束还有两天了,在生命的最后,我希望你能来看我一眼,一眼就好。

我知道你在杭大过得很快乐,这我就心满意足了,其实,我住的医院离你们杭大很近,穿过前面两个十字路口就到了,我说过,12月22号是我的宿命,我逃也逃不掉的,可我未曾想过,我的生命也会在12月22号终结,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叶儿,你看,不小心把字儿又写歪了,我实在是拿不动笔了,真不好意思,12月22号,请你来参加我的葬礼,我会在天堂一直好好的爱护你一辈子的,因为你是我的心跳,我的呼吸。

原谅我这辈子不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叶儿,再见。

                                                        枫

                                                 2013年12月20号

曾经以为,世界很美,没人流眼泪,可我想错了,我哭着跑出了公寓,魏枫,等我,请你一定要等我,我马上飞奔到你的身边,我来了,一定要等我・・・・・・

(十五)

12月22号,罕见的大雪纷纷扬扬铺天盖地,整个世界顷刻间失了颜色,雪漫眉发,把疼痛惊醒,眼泪在犹豫的徘徊着。

把悲伤隐藏,却欲盖弥彰。

雪淹没你的身体,我把悲伤留在这篇雪地,我埋葬我黑色的眼只为你默默祝福。

魏枫,我想你,不只是因为你是我那些年,错失的风景!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走遍了全世界,还是你最亲密。


【责任编辑:啊呜枫枫】

上一篇:尘埃落定      下一篇:旧梦